赞比亚100万的孤儿:多数是艾滋病的受害者,不知自己来自何方

来源:洞察全球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1日 18:38:45 浏览次数:0次

当理查德11岁时右腿上的细菌开始侵蚀他的胫骨时,他认为自己会像其他人一样死去。他说:“很糟糕。我很瘦,不能走路。”ji0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ji0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四年来,他一直在赞比亚卢萨卡的卡尼亚马贫民窟里观察和等待。在第三世界屠宰场的阴影下,来自他家乡坦布卡部落的治疗师们用粉末施展着他们的“魔法”。他的伤口越来越严重,站都站不起来,走路上学都成了回忆。最终,祖母带他去看了全国唯一的儿科传染病专家——但她口袋里没有钱。救了理查德一命的美国医生回忆说,一块骨头掉了出来,几乎像拳头一样大。24小时静脉注射抗生素持续了几个月。ji0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ji0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现年18岁的理查德是其中一个幸运儿。即使他在卢萨卡等待截肢或死亡,他的头上也有一个临时屋顶,他的大家庭中有一个成年人——他的祖母,可以照顾他。“我妈妈,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理查德说:“但我爸爸死了”。据悉,是艾滋病夺走了他父亲的生命。ji0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报道,理查德是赞比亚100万孤儿中的一员。他们生活在一个拥有1700万人口的内陆国家。赞比亚大多数孤儿都是艾滋病的受害者。ji0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ji0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在像赞比亚这样的国度,发达国家的帮助来得太晚。孩子们在垃圾堆和鸡笼里,或者在废弃的塑料防水布下长大。25年前,发达国家控制了艾滋病。在赞比亚,它却夺走了整整一代人的父亲、母亲、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等人的生命。今天,这个国家超过一半的人口年龄在18岁以下。ji0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ji0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流浪街头的孩子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很少有人知道自己的生日。塔玛拉微笑着拍照。她的名字在赞比亚最东部省份班图语中的意思是“一些亲人已不在我们身边”。ji0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ji0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