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不再恐同恐跨恐双日|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呼吁各国保护性少数群体的人权

来源: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8日 15:54:50 浏览次数:0次

每年的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恐跨恐双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这个日子创立于2004年,旨在呼吁公众关注包括LGBTIQ人群在内的所有拥有多元性倾向、多元性别认同和性征的人士,及其所遭受的歧视和暴力。今年的主题为“打破沉默”(Breaking the Silence),希望成千上万的LGBTIQ人士会打破沉默,勇敢发声,不再为真实的自己感到羞耻。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在国际不再恐同恐跨恐双日到来之际,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呼吁各国政府立即停止任意地和歧视性地逮捕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基于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变性人和间性者,并制定法律保护他们的人权。
 
自新冠肺炎大流行开始以来,有新闻报道称波多黎各发生了跨性别者被害事件,埃及、坦桑尼亚和乌干达发生了LGBTI人群被捕事件,喀麦隆和韩国的暴力和虐待事件不断增加。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温妮·拜安伊玛(Winnie Byanyima)说:“对同性恋和双性恋者的任意和歧视性逮捕和骚扰必须停止,新冠病毒危机暴露并加剧了LGBTI群体每天面临的不平等、暴力和虐待。我们需要打破对这些严苛法律的沉默,这些法律只会使人们进一步边缘化。”

截至2019年12月,70多个国家仍将同性性行为定为犯罪。根据《世界人权宣言》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各国政府在道义和法律上有义务废除这些法律,并颁布保护人民不受歧视的法律。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几周前,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MPact发布了一项12点计划,以维护LGBTI人群的人权,并确保将他们纳入新冠病毒的应对战略。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在全球范围内,男同性恋和其他男男性行为者感染艾滋病毒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群的27倍。据估计,2017年,男同性恋和其他男男性行为者占全球新感染艾滋病毒人数的18%。同时,跨性别女性感染艾滋病毒的可能性是所有育龄成人的12倍。据估计,全球有0.1%-1.1%的人口是变性人,16.5%的变性妇女感染了艾滋病毒。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国际不再恐同恐跨恐双日是全世界庆祝性取向和性别多样性的日子,2020年的主题为“打破沉默”,以纪念世界卫生组织1990年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中去除。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这一天是一个重要的全球年度里程碑,提请决策者、媒体、公众、公司、意见领袖和各地方政府,注意不同性取向、性别认同或表达方式以及性特征的人所面临的骇人的情况。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我们需要团结一致拯救生命,我们需要建立健康的社群和社会,使他们能够应对艾滋病病毒、新冠病毒和下一次大流行病,” 拜安伊玛说。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新冠病毒疫情对LGBTIQ人群的影响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日前,一家致力于保护LGBTIQ权益的国际组织OutRight Action International发布了一份开创性的报告,记录了新冠大流行在全球对LGBTIQ人群的影响——“更加脆弱:新冠肺炎大流行对LGBTIQ人群的影响”[1]。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在新冠疫情影响到每个国家、每个人的时候,该报告对来自世界各地38个国家的LGBTIQ人群进行了近60次的快速访谈。该报告显示,绝大多数LGBTIQ人群面临诸多挑战,与更广泛的人群相比,新冠病毒和封锁措施对LGBTIQ人群的影响更大、更特殊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报告中指出的LGBTIQ人员面临的具体挑战包括:失去工作和谋生方式、医疗服务中断、家庭暴力的风险增加、社会孤立与焦虑加剧、被迁怒以及遭受社会歧视和污名、国家权力的滥用和对组织生存持续的担忧。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来自中国的几位LGBTIQ人士参与了本次调查。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一位来自中国广东的双性恋女性YY说道:“我与家人的关系非常令人沮丧。由于我的性倾向,母亲强迫我嫁给一个男人。因为我是双性恋,所以他们认为他们可以纠正我的性倾向。结果,我们吵了很多次,我扬言要离家出走……发生了很多心理暴力事件……而且,我无法见到身处另一个国家的伴侣。这给我们的关系带来了很多问题。我的母亲发现了她,并不断幸灾乐祸地侮辱我们的关系。我当时非常不高兴,也很孤独。因为我被困在家里,而且在这个城市没有朋友。这是一次非常孤立的经历,我感到非常沮丧。”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自中国广州的66岁同性恋男子阿山描述了他两个月的隔离生活。“我一个人住,没有家人。我没有伴侣。从某种意义上说,因为我已经独自生活了10多年,所以我习惯了独自生活,我并不害怕。”他继续通过在线聊天小组与自己的社区联系。

一位跨性别女性YC表示,由于封锁是在农历新年期间开始的,所以许多人已经回家了,“我认为社区需要提供一些咨询、心理健康或自我保健,因为我们不得不面对获取治疗、家庭冲突、创伤、害怕被驱逐等问题,我们想获取激素或抗艾滋病病毒药物……我想对于我们中的一些人,我们还需要社会工作者来帮助解决家庭冲突,必须和家人待在一起两个月已经导致部分人被逐出家门。”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点击阅读原文或用此链接查看完整报告: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

https://outrightinternational.org/content/vulnerability-amplified-impact-covid-19-pandemic-lgbtiq-peoplenZu新疆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